美術教育之殤

  • 來源:     作者: Admin    時間: 2011/10/21 23:48:00    點擊率: 3289
  • 關鍵詞:
  • 摘要:
  •  2009年6月,中央美院建成不久的美術館中迎來了該年度優秀畢業生作品展。校方以足夠奢侈的展覽空間,以及對于學生來說無法企及的媒體宣傳,給予了入圍學生最大限度的認可。邀請的眾多社會名流中不乏關注年輕藝術家作品的藏家、畫廊經紀人。印制精美的畫冊將學生的電郵等詳細聯系方式一并刊登其中,用校方負責人的話說,“是為學生能夠順利從學院進入社會提供必要的條件。”
      
      不過,一位央美的畢業生指出,“整體上看,今年的作品跟去年一樣,比較重視技法的東西,幾乎沒有什么特別好的作品。但是與往年有個不同的,這次的作品里比較‘當代’的更少了。”而且,無論校方怎樣用心良苦,對于剛畢業的美院學生來說,需要面對的依然是“重新開始”,他們中的很多人不得不面臨改行,或者在堅持與改變中痛苦抉擇。
      
      受金融危機的影響,今年的美術專業畢業生早已觀望到了市場上頻頻亮起的紅燈。藝術市場的萎縮與藝術院校擴招帶來的人才過剩共同塑造了如今美院學生“畢業=失業”的尷尬局面。市場不再創造神話,就業反倒難上加難,這再次驗證了一個事實——讀美院并不是上大學的敲門磚,只有真正愛藝術、懂藝術的人才能在這條路上長久地走下去。
      
      擴招——美術教育紛亂之源?
      
      美術類畢業生就業難,要想找到專業對口的工作就更難,這是美院畢業生的普遍感受。在他們看來,留校任教是最好不過的選擇,這樣不僅能夠保證足夠的生活成本,而且可以一如既往地從事創作。然而,這種機會畢竟少之又少,大多數學生為了解決生存問題,還是被迫改行到與藝術毫無相關的行業。不過,深圳大學版畫系教授應天齊告訴記者,“美術類學生,除了與設計相關的專業改行或者找到工作均普遍容易外,那些繪畫、創作類的,要想改行都不容易。”

       對于美院學生畢業后遭遇的尷尬境遇,一些業內人士認為根本原因在于美術專業的擴招。四川美院教授俞可表示,“近十年國家對美術專業學生的擴招,原本旨在解決高考落榜生的去向,可是只考慮到了怎樣將這些文化基礎相對薄弱的學生納入到大學體制中,卻沒有考慮這些學生畢業后的去向,對他們的出路做出合理的安排。”俞可認為,大肆擴招的后果,使得生源質量遠不如以前,再怎么擴招,每年能夠脫穎而出的只有那么幾個,其余的相當一部分并不是熱愛藝術,而是僅僅為了取得一張大學文憑。
      
      擴招的開始是伴隨著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興起,許多學生家長通過媒體宣傳或者耳聞目睹當代藝術創造的天價神話時,都迫不及待地把自家孩子往藝術之路上推。于是,迅速走俏的美術教育又引出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利益鏈條。今年冬天在西安參加招生的應天齊頗有感觸地對記者說,“陜西招生辦開辟了一個好像展會一樣的空間,由于美術類專業收費普遍高于其他專業,這樣的招生會更像是一場收費高昂的‘吸金會’。”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也告訴記者,“有一年我們專業計劃招收6名學生,在招生會上公布名額之后,很多學生被嚇了回去,結果那年報考生源只有180名。系主任非常不滿意,因為流失了相當部分的報考費。而其他很多院校,哪怕只招收一兩名考生,也不向外公布具體名額,這樣,很多考生在不明就里和對名額的預期中,蜂擁到這些院校參加考試。隨之而來的便是數目可觀的報名費。”該教授說,“負責招生的老師是有提成的。”
      
      這位教授還向記者爆料,除了報名費中暗藏貓膩外,在專業課的招生考試中,存在著更大的漏洞。有一次他和另外一位教授去某省招生,專業考試后,應該當場貼封條的,該省招生辦的工作人員表示可以提供多余的封條。“封條都可以隨便要,這說明招生老師回到賓館后,完全可以將試卷打開,修改任何一位想要修改的學生試卷。”該教授無奈地說,“現在考美術院校也要有關系,很多有才華,卻沒有門路的學生往往會被拒之門外。” 

       王安還向記者透露了所謂“協議班”的內幕,這種培訓班學費高昂,一紙協議能值十多萬,協議內容是向家長保證能讓考生通過某一所或幾所知名美院的專業考試。當然嚴格教學只是一種途徑,保底的辦法是培訓機構與學校內部人員互相勾結,進行暗箱操作倒賣考試合格證。各美術院校為保證錄取足額的生源,通常會下發幾倍于實際錄取人數的考試合格證,考生如果文化課成績不夠,通過協議得到的就相當于多余發放的那部分無效合格證。
      
      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平面設計專業的李大志來自教育大省山東,全國美術類考生最多的省份。據他介紹,山東的許多高中,藝術生占很高的比例。學校為了追求升學率,甚至強迫學生必須學美術。“我感覺這里面大有文章。不服從學校安排就會被開除,不少學生都因此而輟學。我的一個親戚曾被強迫進入藝術班,為了轉到普通班花了很多錢。”并且不少考前班都和學校有關系,會按照學校介紹過去的學生數量給回扣。
      
      這些出于無奈或被迫選擇藝考道路的學生,一般文化課基礎差,不懂藝術,沒興趣,沒感覺,即使經過“魔鬼班”每天18小時的高強度訓練,也很難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這批半路出家的藝考生,應屆考上的很少,有條件的就繼續復讀。李大志說,在山東,為考美術院校復讀三四年的情況很平常。不過說到底,考前突擊只是揠苗助長、實無根基,只以應試為目的的教學模式,僵化死板,根本培養不出學生的興趣和獨立創作能力。那些天資聰穎的學生即使成功考入美院,面對枯燥的學習,也難耐得住寂寞,缺乏恒久的鉆勁,因此半途荒廢的人不在少數。
      
      中央美院人文學院副院長余丁教授認為,中國的美術考前教育亟待規范化。目前的“套路教學”、“模塊化教學”使得考生并未真正理解和掌握造型的基本規律,還是應當以提倡素質教育為主,不僅使考生正確理解和掌握造型的基本規律,還要在培養綜合藝術修養等方面多下功夫。作為一項產業,教育部門應該嚴格審核考前班的辦學資格,提高美術考前教育的師資素質,建立完善的教育管理制度;工商和稅務部門應該對考前班進行經營和稅務登記,杜絕那些沒有營業執照、亂收費的“地下班”,以保證廣大考生的合法權益。 

       近年來,中央美院的教育體制頻頻被專家指出落后的傾向,限于對技法的研究,沒有從思想上給學生更多的啟發。隨著央美這幾年的就業率持續下降,以及出產藝術家的命中率低下,央美的精英教育受到了一定的質疑。相比之下,四川美院的師承傳統在藝術教育界名聲頗佳。據該校油畫系主任龐茂琨教授介紹,川美在教學上有一個長期延續下來的傳統,老師們體恤學生,對優秀的創作進行鼓勵和獎勵。只要是人才,在創作上老師、學校都會予以扶持。本科期間就鼓勵學生自由創作,發展自己的藝術語言,基礎教學與創作并舉,因此川美的本科生畢業生作品較其他院校更具成熟感,能夠把自己的想法和技法很好地結合在一起。
      
      此外,擴招導致老師教學壓力太大,也是美術專業教學質量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杭州中國美院綜合藝術系教授邱志杰告訴記者,學校擴招后,自己一堂課所要教授的學生人數有時高達60人。“這樣的工作量對于師生來說都很吃力。而且最嚴重的問題在于學生自己看輕自己。現在一個班幾十人,老師很難叫全學生的姓名,這對學生的傷害也很大,他不認為自己是重要的,同樣也不會認為今后會成為一個重要人物。”邱志杰說。
      
      象牙塔外何處棲身?
      
      擴招和教育產業化把許多并無天分的學生機械打上了“藝術類人才”的標簽。更多真正熱愛藝術的年輕人為此感到不平,他們說:很多家長看到美術專業好考,以后出路也好,就盲目讓孩子學,導致很多不懂藝術,不愛藝術的人摻合進來,魚目混雜。人們看不起藝術生,覺得只有文化課不好的人才會來學美術。藝術家本是個高尚的職業,我們卻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當初懷著各種動機考入藝術專業的學生,以不同的態度度過四年或者更長學院生活之后,一旦走出象牙塔,就會發現等待他們的是更加崎嶇的創業之路。對于不同的藝術類專業而言,設計專業是相對容易找到工作的,畢業生可以進入廣告公司、設計公司或者綜合性的公司的設計部門工作。設計工作一般瑣碎、辛苦、薪金不高,真正有實力的人才可以獲得比較大的上升空間。而藝術管理、美術史等專業畢業生可去畫廊、拍賣行、藝博會、出版社或藝術媒體工作,但是這類機構人員構成較少,能提供的工作崗位不是很多,每個崗位的人員更替多在熟人之間進行,很少公開招聘。 

       中國美術教育路在何方?
      
      中國現行的美術教育體制系二十世紀早期,由留洋歸來的徐悲鴻和林風眠等幾位美術教育先驅建立起來。他們主要借鑒法國的美術教育方法,引入西畫的教學體制,注重素描、速寫、色彩等基本功的錘煉。這在中國兩大頂級美院——央美和國美數十年的教學中得到了鮮明體現。時至今日,也有人質疑,隨著中國社會的開放、文化藝術的發展,這種“中體西用”美術教育體制還適用么?
      
      不少美院學生反映他們在考前接受的一系列培訓基本對大學學習起不到什么幫

  • © 2014   西安藝大美術培訓學校     Email: yida@yidams.com
  • 通信地址: 西安市含光南路91號(美院斜對面)    郵政編碼: 710000
  • 聯系電話: +86-029-87563988 13359246571 13389274909    傳真號碼: +86-029-87563988
  • Support:Mitesoft     陜ICP備2020014864號-1  
日韩av在线观看一区免费,末成年女av片,三级a午夜电影